<track id="pljdx"></track>

        <menuitem id="pljdx"><menuitem id="pljdx"></menuitem></menuitem>
        <menuitem id="pljdx"><dfn id="pljdx"></dfn></menuitem>
        <span id="pljdx"></span>

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pljdx"><p id="pljdx"></p>

            《惡魔的寵兒》轉載請注明來源:南北通小說網www.0571lyzn.com

            經過凌云殿前的時候,他忽然聽到林妙之軟軟的聲音了句:我在這兒呢。

            仙君權勢在九子仙界無異于玄主在至高仙界,開個跨界挪移大陣自然是毫無問題的。

            林炎之果斷搖頭拒絕,義正言辭回道:這你就見外了。

            此時云綽穿著一襲曳地白裙,正坐在草地上,一手托著大大的靈玉珠石,另一只手則在地面石盤上描繪著一道道玄奧的紋路。

            但卻不得不保持著微笑表情。

            以往這個時候,他經常會陪云綽練練劍法,或者看她鉆研凌霄宮珍藏的陣法術法,自己叢中略微獲益。

            林炎之姿態瀟灑的坐在一只長尾白鶴背上,看見他,便笑問道:你這家伙,我什么時候要找你喝酒了?蹭酒不是這么蹭的吧。

            親兄弟明算賬,一碼歸一碼,借條還是要寫的。

            聽炎之,緋姬前輩突破境界,修成了幽玄道果,我正想回去為她慶賀一下。

            賽事固然精彩,但一連看了好幾天,多少也是會乏味的。

            何易來了,林妙之便揮退臣下,然后笑盈盈道:這么急匆匆的找我,有什么事?何易老臉一黑,無語道:我沒找你,是你強迫我進來的吧……咦,那你剛剛怎么跟羅燮講的?呃,這個嘛……何易老臉一黑,無奈道:其實就是幾個時辰不見,有想念仙君了,所以過來看看。

            多了不,他只是粗略一算,就知道這次征募最少也要一年的時間才能落幕。

            落在草坪上,何易緩步走近,沒有打攪她,等了半個時辰,直到她一顆一顆將手中法力珠玉放置完畢之后,才道:今天還順利么?衍陣石盤上,淡綠色的光華若隱若現。

            何易為此一陣頭大。

            何易隨口找了個理由,不等羅燮反應,就起身開溜了。

            自然,不是因為云綽的陣道感悟已經超越了陰陽境,而是因為他,基本上不懂陣法。

            不過最近每天跟羅燮坐鎮擂臺,倒是少去了。

            何易隨口找了個理由,不等羅燮反應,就起身開溜了。

            還好修仙之人個個壽命悠長,否則一場比賽打一年,累也累死了。

            這一,聰慧如云綽,自然不難看出來,因此才會一直不提回去之事。

            當年清純可人的林妹妹已經一去不復返,現在在他面前的,是個妖姬啊……他無力道:仙君笑了,在下已經是有家室的人,豈敢再做它想。

            只要你讓她開心了,以后縱橫九子仙界,都不再需要錢。

            下方演武場上,聚集著上萬參與者和慕名而來的觀眾,以及守衛軍的大量將士,可以是人山人海。

            還好修仙之人個個壽命悠長,否則一場比賽打一年,累也累死了。

            我,你們能不能不偷聽和偷窺???這樣子我會覺得自己毫無**的。

            多謝明王指迷津,人就先告退了。

            你很怕姐姐么?云綽巧笑嫣然,臉上還帶著一絲特別的笑意。

            呃,但是……路費你出啊。

            真的。

            本章未完,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!

            熱門推薦More+

           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墻腳

            小谷G

            帶著醫院回80年

            二爺吃辣條

            嘿 ,妖道

            殷小妍

            我有一個全時空英靈系統

            司寇丁酉

            拔劍就是真理

            醉明月

            他和她們的群星

            司徒依